右脑记忆论坛

右脑速读记忆方法

《利玛窦的记忆之宫》《记忆有一座宫殿》在线阅读

作者:楚楚
2012-01-10 09:24
《利玛窦的记忆之宫》是一本介绍记忆方法的书。距今四百多年前,由著名传教士利玛窦(MathewRicci,1552—1610,意大利人,1583年来华)于1595年在江西南昌,用中文撰写的。该书在他去世后由晋绛、朱鼎瀚参定,耶酥会士高一志、毕方济共同修订刊印,但书无刊印年月。全书35张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明刊本曾在上海徐汇书楼藏有全书印片。1965年在台湾载入《天主教东传文献》。现根据二修订者同在山西终州传教时间推定该刊本可能约在1624年或1628年至1640年间刊印。《西国记法》全书内容六篇:即原本篇、明用篇、设位篇、立象篇、定识篇、广资篇。利玛窦利用西方记忆术(“地点法”)结合中国古代“六书”(象形、指示、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的识字特点介绍怎样识记中国文字的方法。
利玛窦在书中讲述了“地点记忆术”(他称之为“象记法”)的由来,最早创始于古希腊诗人西末尼德通过亲友们宴聚的坐次位置回忆出人名的故事,并介绍具体操作方法,结合中国古代“六书”的识字特点,以汉字的象形结构,汉字的偏旁、部首等各组成部分,意义联系,字声同音等方法形成表象及联想,这可说是最早认识汉字的教学心理学思想。
他的书中还首次提出脑的记忆作用,确定记忆在脑的颅囱后枕骨下的部位,认为事物由五官进入脑的图像有如印章印在脑上,但由于脑的硬软和干湿不同而记忆痕迹深浅有所差异。
[正文如下]
原本篇第一
人受造物主所赋之神魄,视万物最为灵悟,故遇万类悉能记识,而区别以藏之,若库藏之贮财货焉。及欲用时,则万类各随机而出,条理井井,绝无混杂。然人知能记忆,而不知所以藏贮,所以区别者从何而致,且翕受果在何处,其敷施之妙,卒莫能语诸人。此则造物主显露密秘,运斡精蕴,人乌得而测之乎?吾西士间尝论其概矣。兹再次第于左,以求同理。
记含有所,在脑囊,盖颅颐后,枕骨下,为记含之室。故人追忆所记之事,骤不可得,其手不觉搔脑后,若索物令之出者,虽儿童亦如是。或人脑后患,则多遗忘。试观人枕骨最坚强,最丰厚,似乎造物主置重石以护记含之室,令之严密,犹库藏之有扃鐍,取封闭巩固之义也。
人之记含,有难,有易,有多,有寡,有久,有暂,何故?盖凡记识,必自目耳口鼻四体而入。当其入也,物必有物之象,事必有事之象,均似以印印脑。其脑刚柔得宜,丰润完足,则受印深而明,藏象多而久。其脑反是者,其记亦反是。如幼稚,其脑大柔,譬若水,印之无迹,故难记。如成童,其脑稍刚,譬若泥,印之虽有迹,不能常存,故易记而亦易忘。至壮年,其脑充实,不刚不柔,譬若褚帛,印之易,而迹完具,故易记而难忘。及衰老,其脑干硬大刚,譬若金石,印之难入,入亦不深,故难记,即强记亦易忘。或少壮难于记忆者,若镌金石,入虽难而久不灭,故记之难,忘之亦不易。衰老易忘,犹图画在壁,其色久而暗脱,不能完固。且人赋质不齐,故记识亦有难易。大都两间气,锺聚流行,处处不同,有清、有浊、有轻、有重。赋其清而轻者,其人多聪明睿哲,故善记。赋其浊而重者,其人多昏蒙卤钝,故善忘。赋其清而重者,其人多敏达,而端严凝固,亦善记。赋其浊而轻者,其人多谲诈,而浮躁薄劣,亦善记。此又气之所然。人能审其所赋之偏,加修摄涵养,则可造于中正,而不为方隅所拘,竟累吾心之灵明也。学者勉旃。
凡人晨旦记识最易者,其脑清也。若应接烦扰,或心神劳瘁,皆能致脑干。或邪寒酷炎,冷热过宜,或醉饱过度,又食物中有坚韧油腻难消者,或果食未熟,蔬菜、腌肉及诸乳、诸豆,豆腐,核桃,河池鱼,凡浮胀之物,俱能混浊调脑之气,滞塞通脑之脉,故难记易忘。观此坏脑之故,则所以调摄之法,不可不得其宜矣。
昔人善记者,有若古昔般多国王,所属之国,二十有二。其诸国语音文字各殊,国王悉能通达,不用翻译。有若巴辣西国王,将兵数十万,皆一一记其姓名。有若利未亚一国王,遣使至罗马,舍定,罗马诸臣千余人造馆劳问,翌旦使者入朝,见诸臣,即一一详其姓名答谢之。厄斯其诺生平多识广记,不胜其烦,偶闻西末泥德创记法,乃云:“何庸若所为哉?第以善忘法教我,则惠我多矣。”呜呼!若厄斯其诺者,果得为能论欤?世不能尽如其善记,则记法亦不得不尚焉尔。曩有博学强记之士,人以石击破其头,伤脑,后遂尽忘其所学,一字不复能记。又人有坠楼者,遂忘其亲知,不复能识。又人因病,遂忘一切世故,虽己名亦不能记忆之矣。
养记忆之法,大略时习而日用之,庶免生疏。但须先其难者,后其易者。盖先之以难,遇易者则愈易尔。譬如健步,初握两铁锤而行,及徒手而趋,不觉其为劳矣。养记之法甚多,书不悉载,亦有用药物者,医家知而能之。今惟有象记法,颇简易便捷,而其用亦可谓广大矣。
明用篇第二
凡学记法,须以本物之象及本事之象,次第安顿于各处所,故谓之象记法也。假如记“武”、“要”、“利”、“好”四字,乃默置一室,室有四隅,为安顿之所。却以东南之隅为第一所,东北隅为第二所,西北隅为第三所,西南隅为第四所。即以“武”字,取勇士戎服,执戈欲斗,而一人扼腕以止之之象,合为“武”字,安顿于东南隅。以“要”字,取西夏回回女子之象,合为“要”字,安顿于东北隅。以“利”字,取一农夫执镰刀,向田间割禾之象,合为“利”字,安顿西北隅。以“好”字,取一丫髻女子,抱一婴儿戏耍之象,合为“好”字,安顿西南隅。四字既安顿四所,后欲记忆,则默其室,及各隅而寻之,自得其象,因象而忆其字矣。此盖心记法之大都也。古西诗伯西末泥德尝与亲友聚饮一室,宾主甚众,忽出户外,其堂随为迅风摧崩,饮众悉压而死,其尸齑粉,家人莫能辨识。西末泥德因忆亲友坐次行列,乃一一记而别之,因悟记法,遂创此遗世焉。
凡人亦有未经习法,自然能记者。如学者尝忆念读过经书,其某卷某张某行款,恍如在目。又如人遗物,追思其所经历之处,细细研审,或勃然而记,探即得之矣。又如与人谈论,已而忘失,乃默思其所谈之人之处,因而忆其事其言矣。观此则于象记法,思过半矣。
象记者,其象含意浩博,不止一端。其处错综联络,纲举条贯。初则似苦于繁难,不知安顿得法,井井不混,且取象既真,则记含益坚,布景既熟,则寻索亦易辊以初记似难,而追忆则易。何者?譬负重物,用力必艰,若载物于车,引之而行,不因车之益繁而加重,只觉力省而运捷,盖有所赖也。
凡记法既熟,任其顺逆探取,皆能熟诵。然后,精练敏易,久存不忘。但此法非矜奇炫异,藉以骇人用者,默藏不露可也。
凡日用寻常学问,不可概用此法,恐所设之处,轻易用尽,遇急用者,卒无可用矣。况设处广多,心£劳伤,其聪明失所依赖,如饮食过度,其胃脏必致损伤耳。惟切要事宜,初无意义可据者,如姓名,爵里之类,或暂记以便笔注,或强记以备应对,乃用此法,庶为便当。
设位法第三
凡记法,须预定处所,以安顿所记之象。处所分三等,有大、有中、有小。其大,则广宇大第,若公府,若黉宫,若寺观,若邸居,若舍馆,自数区至数十百区,多多益善。中则一堂、一轩、一斋、一室。小则室之一隅,或一神龛,或仓柜座榻。斯其处所之大概也。其处所,又有实、有虚,有半实半虚,亦分三等。实则身目所亲习,虚则心念所假设,亦自数区至数十百区。着意想象,俾其规模境界,罗列目前,而留识胸中。半实半虚,则如比居相隔,须虚辟门径,以通往来;如楼屋背越,可虚置阶梯,以便登陟;如堂轩宽敞,必虚安龛柜座榻,以妙分区障蔽。是比居楼屋堂轩皆实,而辟门、置梯、安龛等项,皆心念中所虚设也。大都实有易,而虚设难。虚设非功夫熟练,不无差失,但其妙必虚设,始能快心适意,而半实半虚尤妙之妙耳。若以虚设为难,可随意图画,玩索印心,与实有者可无殊焉。处所既定,爰自入门为始,循右而行,如临书然,通前达后,鱼贯鳞次,罗列胸中,以待记顿诸象也。用多则广宇千百间,少则一室可分方隅。要在临时斟酌,不可拘执一辙。又不论虚实,序成行列,编成字号。如每至十所立一号,记一十字,总记几十几号,以便查考,以便联络应用,庶免紊乱。夫安象于处所,犹书字于漆板。其字有时洗去,而漆板用之无穷。故处所非象可比,最宜坚固稳妥。然后,利终身之用。至小处所,有相宜及当忌者十三款,备揭于后,其大者、中者,则可触类,不必复举。
一、宜舒广。盖便于安置大象也。若狭隘窘促,象大者不能容矣。但不宜太广,太广则象走易逸。假如安顿一人于处所,高则修长竦立,阔则伸臂横冲,必取其盈满而无余隙。
二、宜闲静。盖会集喧嚣,记象易杂。故若官衙厅事,若堙阓,若市衢,若学堂,凡众聚广会之所,系多人来往者,概不可用。然亦须习睹常履,时时存想,庶其处、其象,隐跃目前,无所遗漏。
三、宜整饬。若墙垣颓圯,器物狼籍,则人起厌心,象亦随散。务以开朗心胸,使易记存。
四、宜光明。盖幽隐暗昧之所,临用索象,多迷失不获。但太明,恐象又随光而散,亦不可得。会须明而不露,密而不昏,在加意斟酌以定之。
五、宜贵美。凡人珍重宝异者,心目恒自注存。故处所若华屋,若精舍,器物若金、若玉、若玻璃,若水晶,若文石、采木、斑竹、佳瓷,若锦绣、段帛、西绒、火布,颜色鲜奇,金采灿灼者,用之为妙。
六、宜洁垲。凡污秽混浊、湫湿畜水者,皆不用。恐心不容受,而象被污浥损坏故也。
七、宜覆盖。若敞露无蔽,恐为雨露浸损其象。
八、宜平坦。凡身所易到之处,象亦易取。若栋间梁上,岑楼危阁,取用大难,心亦不能超达,故易忘失。
九、宜定守。凡各处所,要安一物象,永远守定,不更移易,用此作号,庶免淆乱。假如一处定马,二处定牛,三处定羊,四处定鹤,五处定孔雀,其余类推。但不用此,亦可。
十、宜匀适。凡布置处所,不宜太远,太远则断绝不继,不宜太近,太近则混乱难分。远而五六尺之内,近而三四尺之外。亦不宜忽低忽高,忽平忽深,致意想难于周运。惟联络贯串,如编贝然。
十一、宜镇定。上守定,以物守处所也。此则以物之自为处所者言矣。若桌椅之类,皆易移动者,恐至彼不见其物,即忘其象。故安置既定,再不可迁徙别处。
十二、宜平稳。上镇定,以物之处言也。此则就物之体言矣。凡定处置器,皆要方棱平底,取其稳定,以便置象。若形圆活转,则并象滚失矣,故如辘轳、转轮、浑仪、圆球。皆不用也。
十三、宜奇异相别。凡处所相同,则易混,必虚加藻绘,分采异饰,或定置器物以别之。其器物,大则龛榻仓柜,中则瓮灶,小则鼎盎。若堂轩斋室之中,布置器物,先定行次,其一金,其一银,其一玉,又如水晶、玻璃、文石、采木,以至铜、铁、磁、瓦等质,种种各别,毋得相同。假如一区之中,定置诸器,首龛,次瓮,又次鼎。其龛,一金饰,二银饰,三文石,四斑竹,五紫檀,六乌木,七朱漆,八金漆,九黑漆,十粉油。其瓮及鼎,一金,二银,三玉,四水晶,五玻璃,六文石,七铜,八铁,九花磁,十白磁器。余皆类此。
立象法第四
盖闻中国文字,祖于六书。古之六书,以象形为首,其次指事,次会意,次谐声,次假借,终以转注,皆以补象形之不足,然后,事物之理备焉。但今文字,由大篆而小篆,小篆而隶,隶而楷,且杂以俗书,去古愈远,原形递变,视昔日自然之文,反以为怪。而时俗所尚,在古所谓谬讹无取者,咸安用无疑。故兹法取象,一以时尚习见之字为本,特略及古书耳。凡字实有其形者,则象以实有之物。但字之实有其物者甚少,无实物者,可借象,可作象,亦以虚象记实字,盖用象用助记,使易而不忘。然正象与借象、作象,在我活法以通之,如日、月、星斗、山川、岗阜、花果、草木、禽兽、昆虫、宫室、器用、衣服、饮食等字,均系实有形体之物,即其物之象而记之,是系本象,犹所谓象形者也。如“本”、“末”二字,皆以大木一枝直立,有一人缘其根而座,则为“本”之象,缘其颠而居,则为“末”之象,是系作象,犹所谓指事者也。如“明”字,以日月并曜;如“众”字,以三人同居;如“闻”字,以大耳正悬门中;如“见”字,以双目竖生额上,炯彪四望;如“拜”字,两手齐下着地,恭敬作礼,亦系作象,犹所谓会意者也。如“苟”字以狗,“描”字以猫,“晏”字以鷃,“醇”字以鹑,取其同音,以记实象,是系借象,犹所谓假借、谐声之义也。如“吏”字,以一巾衫人怀挟文卷;如“兵”字,以一甲胄人起舞军械;斯盖用事而会意,因意而成字,犹六书之所谓转注尔已。又如“焉”字,“犹”字,皆鸟兽之名,今人多不识其形状。若记“焉”,以一马正面向外而立;记“犹”,以虏酋牵犬,其余形体之物未曾见者,诸如是推之。
夫文字浩繁,动以万计,既难悉陈,又不可无述,£乃略具假如,少达其义。如两物俱有,则象以实£;或有事无物,则因实记虚;或体用相因,或源流相求,或假人而为用,或取错综而起义,或取譬况以成奇,大都活象为妙,故用人居多。如记圭璧冕旒以王侯,记高车仪从以卿相,记金鼓旗帜以将帅,记峨冠绣服以仕宦,记巾履青衿以生儒,记甲胄、干戈、弓矢、白刃以士卒,以珠冠、金凤、翠钿、霞帔以命妇,记谷以仓,记酒以樽,记金以囊,记钱以扑满,记衣服以箱篚,记羞馔以俎豆,是皆实之实者也。记农以耜、以耒,记渔以竿,以纶,记匠以斧、以锯,记陶以范、以模,记书生以笔墨,记佣工以畚锸,记疱丁以刀案,记机杼、剪尺、缄线以妇人,此以艺业与其器具互相成实者也。记德则以有德之人,记富则以聚财之人,记天文则以精习玄象之人,记善则以乐善好施之人,记醉则以耽酒之人,记走则以徒步之人,此借人之实而记事之虚也。记视以目,记听以耳,记嗅以鼻,记啖以口,记言语以舌,记喜怒以颜,记燃以炬,记焚以薪,记登陟以阶梯,记游泳以舟楫,记驰骋以骐骥,记盘桓以林壑,记燕乐以壶觞、箫鼓,记威武以棨戟、营垒,记舂以臼,记捣以砧,记吹以笙篁,记弹以琴阮,记汲以瓶索,记转以辘轳,记采以筐籯,记烹以釜锜,记击以缶筑,以拍以串板,记治以君,记化以民,记忠以臣,记孝以子,记敬以弟,记信以友,记别以夫妇,记贞烈以妇女,此因体而识用者也。记目以采色,记耳以管弦,记鼻以珍香,记口以甘脆,记手以扇,记足以舄,记灯烛以光明,记几席以凭座,记君以临轩宣政,记臣以朝谒奏对,记父以立庭训子,记子以恭愉侍养,记夫以其妻举案而敬事,记妻以其夫亲迎而至门,记兄弟以其友爱怡怡,承欢堂上,记朋友以图书笔砚相与讨论,记儿童以橎鼗竹马,记仆婢以井灶箒箕,此因用而识体者也。记雪雨以云,记江湖河泽以泉,云泉其源也。记动以风,风其本也。记果核笋干以茂林修竹,记谷种以嘉禾,林竹、嘉禾者也。记官名,如尚书、侍郎、都御史、都督、布政司、按察使、留守、都指挥,则以所知某人曾登是职;记地名,如府、州、县、驿,则以所知某人,曾任知府、知州、知县、驿丞;记姓氏,则以习知之人,而人之姓名字号,皆可取其一字或二字,记之为象,此而借用者也。记父以子,记子以父,记伯叔以从子,记从子以伯叔,记祖以孙,记孙以祖,记兄以弟,记弟以兄,记夫以妇,记妇以夫,记师长以弟子,记弟
下一页 (1/2)

记不住、想不起,怎么改善记忆效果
看的慢、看不懂,如何提升阅读效率
投资小、见效快,学习能力培训加盟